浮屠君

好似山风,卷尘而过,只留空空。
【媳妇儿:古里沫宝】

【鸣佐】生性偏执

【鸣佐】生性偏执

#土豪混混鸣×破产少爷佐
#校园梗
#只对鸣人温柔佐
#文笔渣的瑟瑟发抖

#1
宇智波佐助的骄傲执着超乎所有人的预料,但又如许多人所感受的那样,那股执着正折磨着他的灵魂。

#2
宇智波家的小少爷转入了一所普通的公立中学,这消息的出现就像坠入水中的碎石激荡起一片水珠,接着如湖面上泛起的涟漪般在学生之中很快的流传开来。大家所好奇的并不是这位小少爷本人,而是八卦着这位小少爷从家财万贯到身无分文的落魄模样。

总有人喜欢作为看客,带着嘲讽的态度看尽世间所有落魄者的笑话。

#3
踏着晨曦的光辉,繁忙的人们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睡眼惺忪的学生们在学习的重荷下失了生机,困倦的连话都不愿意多说一句。街道上除了匆忙行过的车辆,其他皆是一片沉闷的景象。好在还有翠绿的行道树给予沉默的行人一丝放松的心情。最终,在天逐渐亮起来的同时,两边的高楼里光火也终于渐渐熄灭了。

在一片沉寂中,人群突然出现吵杂的人声,校门口的人不约而同的躁动起来。汇于人群视线焦点之中,黑发的少年如同来往的学生一样同穿着平常的校服,表情冷漠的丝毫不受外界影响。

年轻的学生们从来不会顾忌他人的情绪,有人指指点点的,甚至有人不知其目的的举起手机,照相“咔——擦、咔——擦”的声音响了起来,此起彼伏。

宇智波佐助早已适应这样的视线,他从小便生活于焦点中。过往的奉承的也好,现下的奚落的也罢,不过都是一种性质。大多数人注视着这个眉清目秀的少年,苍白的脸上没有夹杂任何情绪,他仍旧将背脊挺得笔直,随意的背着黑色的书包昂首向教室走去。

人心浮动。

父母亡故,兄长在漩涡家族的帮助下准备重振旗鼓而自己顺带被送去了学校。

未来的命数,谁又说得定呢?

#4
最初的宇智波佐助就像被困于铁笼之中的狮子,任由着人们对他肆无忌惮的打量。

他孤独着,也骄傲着。

背负着一切卯足劲向前走着,顺带着一路上摘下了无数桂冠。

见风使舵,人心沉浮的事情太多了。

成为学校重点培养对象的他自然少不了赞扬,恍惚中宇智波佐助觉得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少爷的傀儡时代。

只是宇智波佐助生性的凉薄内敛的性格丝毫没有起到改变形象的作用,所以根植在人心的恶意至始至终都没有消除过。

流言四起,人言可畏。

他实际上的压抑到底有多深刻?如果能用语言对其进行肤浅的描述的话,那么就像隆冬时节一身绑着铁链不断的下沉、下沉,无论怎么挣扎都找不到一缕解脱他的光芒。

麻木的学习,麻木的孤独,胸前一阵窒息就像海浪一样袭来。

不停的、不致命的。

#5
在一片祥和、恬淡的秋季,学校迎来的是众人期盼已久的秋游。

如今宇智波佐助家中的经济情况已经有了些起色,宇智波佐助终于有喘息的时间来思考当年家族的败落的原因了。

很明显的是,有人刻意制造了车祸害父母丧命,有人刻意制造所谓的证据污蔑父母。

财产充公,权力没落。

最大的受益者,便是现在大权在握的小野了。

考虑到宇智波鼬还在外奔波,自己所租的房屋他基本上都没有怎么回来过,本着节约的理念,宇智波佐助下意识的拒绝了秋游。

只是宇智波佐助没有想到的是,就算过了这么久他的一举一动也是受人关注的。

什么宇智波后援会说要为他捐钱秋游,什么自称宇智波好朋友的说他秋游的钱自己出。

宇智波佐助满眼苍凉,难得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浑身止不住的战栗。像是赌气似的,他从包中拿出几张摆放的工工整整的纸币直接交给了委员长,然后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中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很快,宇智波佐助意识到了一件严重的事情——自己没多少钱了。

只是他不后悔,宇智波佐助只要决定做的事就一定会做下去。

就这样,宇智波佐助瞬间像是从浑浑噩噩中清醒了似的,是有人真心想帮助他的,他为什么要避开这些善意呢?

是时候该努力改变一切了。

#6
连续几日,宇智波佐助靠着面包和泡面过日子。不过还没有进行几日,一切的平静又被打破了。

宁静的晌午,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扉射入了教室。宇智波佐助坐在靠窗的座位,他无神的盯着窗外但也享受着这美妙的温热。轻柔的风将绿色的窗帘微微带起,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宇智波佐助身旁拂过。对于这赏心悦目的画面,众人难得没有忍心打破。他,宇智波佐助人仍旧活在人群的中心。

俊俏的少年,纤细的眉柔和舒缓,阳光映着他乌黑微长的睫羽,睫羽下投下了一片光与阴影的杰作。他微盍着眼眸,沉溺于这场光阴之中。

“佐助!”远远的传来呼喊佐助名字的声音,充满着活力。

众人正惊讶是哪个家伙又开始打算和宇智波佐助套近乎。于是,众人的目光随着宇智波佐助的方向一起落了下去。

透过窗扉,金发少年沐浴在阳光之下,蓝色的眼眸澄澈像是把天空装了进去,他满脸洋溢着爽朗的笑容又继续呼喊着宇智波佐助的名字。小麦色的肤色,手臂上略微明显的肌肉,楼下活蹦乱跳的少年无时无刻不散发着健康与快乐的神情。

这不是学校里著名的那个小混混漩涡鸣人么?学校里暗恋宇智波佐助的不少,看不惯宇智波佐助的也不少,但真正敢靠近他的人却不多。每日把自己防御的密不透风,时间久了也没有谁愿意理睬。漩涡鸣人估计是来约架的吧,他们不信还能来表白。几个靠在窗边男生瞧了一阵楼下的人,因为一直没有什么大动静便收回了目光。

靠着窗扉,宇智波佐助的右手随意的撑着自己的脸颊,微微侧脸,目光明显的落在外面。

在阳光的照耀下,宇智波佐助像是难得卸去了那份属于他的内敛,更加尽情的感受太阳的味道与温度,他的肤色在光晕中显得更加白皙。最美的画面,不过是沐浴在阳光下的宇智波佐助,眼角微微扬起自然的泛起笑意,嘴唇更是自然的勾起露出那份属于他的温柔,那一幅慵懒的模样尽收眼底。

原来,宇智波佐助的温柔是独独留给漩涡鸣人的。

#7
宇智波佐助的照片开始在校园中风靡,唯一不大清楚这些事情的只有他本人。

事情有所改变,宇智波佐助的脾性好了很多,已经到了男女通吃的地步了。那个叫做漩涡鸣人的小混混突然经常在宇智波佐助面前晃荡,每天中午给佐助带上一盒可爱的便当。女生们觉得碍眼,觉得漩涡鸣人抢了自己的机会。

只有宇智波佐助在内心默默吐槽,你们不知道他是一个超级有钱人的孩子么?

看不惯他的人仍旧存在,后来有一群来找宇智波佐助单挑的人,宇智波佐助欣然的接受了别人的挑衅。本着打掉这个大一点经常骚扰他的团伙,那么小团伙自然会土崩瓦解,这消息自然又在学校传开了。

宇智波佐助和他们约在了一条小路上,那日方才黄昏,活动好了的宇智波佐助在小路上见到了那一群人。
局势剑拔弩张,开战在即。

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上手,就听见一阵“哇啊啊啊啊啊——”的叫喊声从他身后出现。那个金色头发的少年领着他的伙伴,武术世家的日向家族、被称为国/家智囊的奈良家族、与奈良世代交好的山中家族、秋道家族,和以医疗著称的春野家族,最后用“土豪”两个字就可以概括的漩涡家族。

这些人都是他幼时的玩伴,也是鸣人口中所说的他坚强的依靠。

的确很值得依靠,宇智波佐助在围观了战况后感叹。
不消一会,对方被打的落荒而逃。

宇智波佐助可惜自己的拳头仍旧没有来得及挥出去。
漩涡鸣人身边站着好些人,他们都笑着看着宇智波佐助叫着他快跟上他们的脚步。

所以这些权贵家族集体读公立学校是什么个意思?就他宇智波家族才是跟着套路走的么?

#8
夕阳下,一群人心情愉悦的回了学校。当然,漩涡鸣人是在宇智波佐助的搀扶下前进的。

他们的背影被拖的老长,步伐慢的像是要用一生的时间才能走完这条路。

没多久,学校又流传起宇智波佐助偏执成性的消息,就如除了漩涡鸣人外谁也不会触及到他的温柔。

这一点,并不是流言。

宇智波佐助内心默认着。

#9
果不其然,宇智波佐助一直很优秀。

优秀到他可以终于可以和他的兄长站在同一个高度,他们一起复兴家族,一起找出证据,一起为父母报了仇。
然而,这一切的功劳也少不了鸣人及他的伙伴的陪同。

#10
学校中那段灰暗而又美好,冷静而又意气用事的岁月永远的镌刻在了宇智波佐助的心中。

#11
春野樱曾问过鸣人:“佐助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你为什么不让大家去找他呢?”

鸣人回答道:“有些路只有靠他自己才能走完,等他那段孤独的旅程结束后,他剩下的所有路程都会有我陪他前行。”

漩涡鸣人果然实现了这个诺言,至始至终陪在宇智波佐助身边,不死不休。


评论(5)

热度(70)